Banner
首页 > 新闻动态 > 内容
茅台酒作为国宴用酒的原因
- 2019-05-22-

  茅台何时替代汾酒作为国宴用酒,现在未见到专门的研讨文献,估测不会早于1952年末,1950年2月茅台镇解放时,茅台镇上的酿酒作坊基本上悉数歇业,新树立的人民政府采纳办法,协助恢复出产,1951年末,贵州省仁怀县专卖局才收买了茅台镇三家较大的外坊之一的成义烧坊,正式成立贵州省专卖工作公司仁怀茅台酒厂,简称茅台酒厂,至于另两家作坊荣和烧坊和恒兴烧坊,则是1953年2月才并入茅台酒厂的,1952年9月在北京举行的榜首届全国评酒会上,茅台的样酒应是由原成义烧坊(即刚成立的茅台酒厂)酿制出产的。据此,我估测,茅台酒是在1952年9月榜首届评酒会前后,替代汾酒成为国宴用酒的,由于那时才有较大数量的酒运到北京,并能保证后期的继续供应。

  茅台酒之所以能替代汾酒,成为无二的国宴酒,并不是由于汾酒的品质不如茅台,而是由于开国总理周恩来的力荐。由于长征的特殊机缘,周总理对茅台情有独钟,他本人是公认的品酒高手,又担任政府首脑,他的推荐对茅台的国宴酒地位起了决定性的效果。1963年,全国第三届评酒会上,茅台酒虽然也被评为全国八大名酒之列,但排名从榜首退到第五,周总理知道后,请其时的轻工部长把茅台酒的参选样品带来,他亲身品尝后,说“这是新酒,没有经过陈年窖存,不能代表茅台参与评选”。一位日理万机的大国总理对一种酒的排位名次关心到这种程度,或许也是绝无仅有的。

  有些酒界专家对茅台独尊的现象其实是有不同看法的,比如白酒界的泰斗秦含章先生就经过邓颖超主张周总理多喝喝汾洒,由于汾酒“纯洁”,那时秦含章的主张并不是出于为汾酒代言的商业考量,而是身世于他本人的科学立场,他是较早一批以西方科学理念知道我国白酒的科学家,从理化成分上看,汾酒中的有害物质远比茅台低,比如糠醛的含量就只有茅台酒的1/4左右。但显然总理没有承受他的主张,仍然只喝茅台。受总理的影响,党内、军内很大一批干部都喝茅台。

  有一次全国性的会上,周总理让茅台酒师和汾酒师陈述各自的风味特点和工艺流程后,给出的点评是“玉液琼浆,南北一方;名甲天下,茅台争气;若论先后,数我长江”。“长江”意谓长江流域的茅台酒优于黄河流域的汾酒。周总理乃至说过“白酒不提赶茅台,不是不准赶,而是赶不了”,这么强劲的支持,茅台的国宴酒地位无人可以撼动。

  说白了,是周恩来总理的个人偏好,导致了茅台替代汾酒成为国宴用酒的。

  马克思说过,一个年代的思想,是统治阶级的思想,同样,一个年代的品尝偏好,就是主要领导人的品尝偏好。这话听起来有些刺耳,可却是现实。